勉强

不让你笑得勉强,要对得起你谢意满腔,要把第一个十年之约活得像一生。

很多事情不是那样的,我其实挺羡慕那些住校的,不是因为自由,只是在这样极端,大起大落的环境下有许多我无法躲避,我胸好闷,特别难受,哭有什么用嘛,一哭就困,没有再去喜欢什么的跳动的心。不能去见你,都怪我太不努力。其实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矫情,毕竟我能苟且的活到现在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