勉强

不让你笑得勉强,要对得起你谢意满腔,要把第一个十年之约活得像一生。

刚刚和妈妈吃饭的时候,聊到张学友要开演唱会,我就随手抄起手机点开了张国荣的歌,从风继续吹听到千千阙歌再到倩女幽魂,一首首熟悉的粤语歌,和哥哥低沉又有点浑厚的声音,让人安心,让人想到红馆舞台上的绝代风华。当放到时,我调笑的给妈妈说,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人,这首歌的专辑名叫大热,哈哈哈哈,这么直接了当。可当听到不用闪躲,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,不用粉墨,就站在光明的角落这句时,眼泪一下就涌上眼眶,之后就刷刷刷的往下淌。不是第一次听这首歌了,可今天的感觉和从前听时都不同,那种温柔的喃喃低语,好像在耳边低声诉说,说的确是最不屈、坚强的话。虽然没有感同身受,但歌声中却有着极大的渲染力,那种性格里的谦和温润,偶尔也有着脆弱,像水一样干净柔软却坚韧。 其实当我妈看见眼泪在我的眼眶里转的时候就开始说,哎呦,这是听哭了吗。然后拿出手机开始录,说要发给我爸,边录边发出咯咯咯的笑声。 我:…………   之后她给我讲起她十几岁的时候在电影院看霸王别姬,说那时是张国荣最美的时候。我给她说,我要是像你这么大赶上霸王别姬上映,估计得住电影院,从早看到晚。 有时候总说未来啊总比过去长,我总有一天会去重庆,会去看你,其实等到去的那一天,你早已不在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