勉强

不让你笑得勉强,要对得起你谢意满腔,要把第一个十年之约活得像一生。

多年以后

Max:

年轻的时候觉得多年,是个很长很长的词,是个很长很长的远方。




年轻意气,总让自己不清醒。




不过是远方,我总能到达,无论是一个十年,还是两个十年,亦或是三十年。




总之一生一世,一心一意。




而多年以后,我在你身后,这样近的登机入口,你却不曾回头。




关于你,新的视频我每个都看,圆滑的回答我倒背如流,你疏离的笑容毫无保留。




真实始终埋藏心底。




我曾说要结婚的人一定是一个值得共度一生的人,也一定要是我最爱的人。




年轻时嘴笨,却说了世上最美的情话。




你这样形容过我。




年轻时一起处于镜头下的我们,一开始手足无措,一说话磕磕巴巴,一低头抿着嘴巴,一看对方腼腆能笑出花。




也不是不曾看过那些由喜欢我们两个人的她们拍下的东西。




那里面的你,和那里面的我。




慢慢长大,慢慢拘束,慢慢正经。




正经之后的一些年,我开始瞒着你造天梯,造一座荒岛,做和你共度一生的努力。




而你发现端倪,只是羞涩浅笑,由我拥入怀抱。




很多次共进退,很多次共枕眠,亦有过很多次冷战争执。




撕裂对方的心脏,让自己也不好受,我们两个都干得出来。




幼稚,但管用。




因我们总有一个会妥协。




你撒娇时总爱扭动,你捉弄人时又爱撒娇。




拉你的手总是不易,压住你时总怕你生气。




亲你,你总淘气。




一个十年未到,我们已有默契,不作镜头前的木偶情侣,彼此保持距离,出画再玩游戏,夜里相互偎依。




然后是控制不住的宠溺。




然后是放大数倍的情绪




然后是铺天盖地的否定。




然后是我们的公开否定。




然后是分离。




分别被灌输不同的道理,为了前程人生为了你。




多年以后,你面对媒体,形容那时的我。




你说我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,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大哥。




之后几天媒体问我对这番话的回应。




我说大哥很想你。




我说我曾为你愿造天梯,只我二人看风景。




我说若是允许,我愿继续造这天梯,十年,二十年,三十年,很长很长的很多年,一心一意,一生一世,累了痛哭流涕,哭完仍用全力。




我单身,你未娶,各自麻痹,何不清醒。




之后外界声音依旧讲我们未重逢,依旧讲少年曾有错,依旧讲同性不可同行。




而你偎在我怀里,哭得用尽全力。




你不说你的委屈。




我抱紧你不觉累,只觉,




今生有你,足矣。








—— 520,在一起。




评论

热度(439)

  1. Love_live_laughMax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在我心中你们 是特殊的 在一起理所当然 不在一起 也理所当然 只要你们开心 觉得幸福你们如何定位你们...
  2. 关边青月夜Max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木子瑾Max 转载了此文字